文案

"活着" 与其说是权利,更像是责任。

这种 “不想活了”,绝非 “想去死”,而是明知道我还可能遇到很多值得我去爱的朋友、爱人、群体和事物,明知道生活还有很多可能性,我却没了兴致。

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候我想得更多的,不是未来,而是过去。可能是因为现在这个瞬间不怎么痛快,所以总是想着过去如果选择了不一样的,现在会不会更好一点;而很难去想大家总归会有个光明的未来,就算没有,也会有个光明的幻想。

记得柴静说过一句话:“每个笑容背后都是咬紧牙根的灵魂”,这句话其实解读很多,但我个人理解的就是你在人前展现出多少积极面,背后就要一个人吞噬多少负能量。

我们这些所谓的“强说愁”的年轻人,心境上跟希望长命百岁的人不一样的,可能就是,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生。当然会有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让我觉得,还有未竟的责任,还有未还的情谊,我活下去是应该的。可是若我不看这些,只看看自己,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生死能改变什么,不知道有什么可对自己负责的。尤其是当我认识到“熬过这一段就好了”这一意识,是多么大的一个错觉,而我还是得以它为动力。

生活无常,命运无常,挣扎中有时候会感觉年轻是一种错,若我孑然一身,既然早晚都要孤独地走向黑暗走向死亡,那多一点少一点早一点晚一点,或许都是可以的吧。

向死而生,无法改变。

曾经看过雪莱的一句诗,是翻译的:“当爱渐渐死去,人心不过是活着的坟墓”,后来找到了原文:“So soon as this want or power is dead, man becomes the living sepulchre of himself, and what yet survives is the mere husk of what once he was”。渴望和动力,也就是爱,没错。所以也可能是没有爱,情绪无以寄托。

Last modification:June 16th, 2020 at 07:2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